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 族 后 裔

满族文化与吉祥美の源映像

 
 
 

日志

 
 

牛庄清代的八旗驻防  

2017-03-06 18:33:57|  分类: 【满族后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牛庄清代的八旗驻防作者:niuru

清末的八旗兵丁   
    毫无疑问,清代是牛庄历史的最重要时期。有清一代,牛庄充分把握所拥有的地缘优势,城镇定居人口大量增加,经济空前繁荣,文化艺术活动空前活跃。并由此形成了 “一城两府,旗民分治”为特征的行政管理模式和多民族文化、多宗教信仰为特征的城镇文化,在诸多方面,有别于东北地区的其他市镇。当然,所有这些都和牛庄清代的八旗驻防有关。  
     在明代,牛庄仅仅是辽东都司下辖的一个普通驿城,设有驿站和递运所。在行政和军事上并不十分重要。因为明代辽东军屯制度逐渐完善和农业生产的发展,军粮可以自给自足了,不再依靠海路调运,所以牛庄港在明朝初年的短暂繁荣之后,逐渐默默无闻。  
     八旗制度是女真领袖努尔哈赤创建的,集政治、军事和生产于一体,旗人平时耕猎为民,战时应征为兵。万历四十四年(1616)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建国号为大金,年号天命,史称后金。天启元年三月(1621,后金天命六年),努尔哈赤的后金军队接连攻下辽阳、沈阳及太子河以东70余座城、堡,与明军隔太子河对峙。牛庄城从此纳入后金的版图。明与金的对峙,使牛庄城的战略地位一下子凸显出来。牛庄成了明军收复辽南地区所必须攻取的军事要地,在当时,几乎别无他途。明辽东镇总兵熊廷弼曾在奏折里说“欲以轻兵袭牛庄,夺马圈守之,为明年进兵门户”。但明军的这一战略计划,早被老汗王努尔哈赤所洞悉,他动员原来居住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人迁往牛庄城和附近其他一些城、堡,分兵驻守,加紧戍防。据《满文老档》记载,辽阳以南的鞍山驿、海城、牛庄一带迁移驻守的主要是镶白旗。因为建国之初,后金统治者对明代原住辽东的汉民实行的是“种族灭绝”政策,在经历一轮又一轮的屠杀以后,牛庄的原住汉民或被杀害,或逃亡到山海关内。八旗官兵和他们的家属到来的时候,牛庄城几乎是一座空城。他们成为了这座移民城市的第一代移民,进驻明代遗留下来的,四面城墙皆长270米,略显狭小的牛庄城,建立衙署、兵营和校场。当地少量幸存的汉民则不幸沦为八旗兵官兵家里的包衣(满语,家奴),为旗人提供各种劳动并耕种土地。城区周边大量的无主荒地被八旗官兵占有,随着努尔哈赤“计丁授田”政策的施行,这些土地被分发给驻防官兵,成为了他们家族世代拥有的财产。这也是牛庄旗地多于海城和附近其他地区的原因(对于“旗地”、“官庄”和“旗仓”,笔者将另文专述)。这是牛庄八旗驻防的开始。远道而来的旗人改变了牛庄的历史,牛庄也使他们脱离渔猎为主的生产方式,直接进入到农耕社会。  
     和周边其他城、堡不同的是,八旗在牛庄的驻防竟然与大清王朝相始终,直到民国二年(1913)裁撤,长达二百九十二年。(民国二年裁撤的只是八旗驻防官兵和防守尉衙门,而防守尉一职直到民国十年(1921)才正式裁缺)。  
     金天命七年(1622)的一月,努尔哈赤集结后金军队从牛庄出发,经东昌堡城,跨过冰封的太子河,进占辽西一些城、堡,开始了和大明王朝之间旷日持久的“河西之战”。但明军对牛庄城的威胁并没有被完全解除,它依然受到后金统治者的重视。因为牛庄城周围有大量的肥沃的土地和屯田种作的八旗军民,可以做为大后方供应战争所需要的粮草。一旦战争失利,还可以退守牛庄,利用太子河做屏障,仍然可以掌控辽东诸城。同时牛庄的交通方便,兼有水陆之利。所以在金天命八年(1623)重臣和硕图向努尔哈赤建言:“沈阳、牛庄、耀州三城宜先缮完,庶边界内外皆可长驱。”这一建议得到了有效的实施,修缮牛庄城的同时,进一步完善了驻防机构,设置城守尉和满、汉章京各一员。所属官兵皆由盛京内大臣何洛会直接管辖。这时驻防八旗兵的人数随战事的需要增减,并不固定。这一时期,领兵驻防牛庄的又多为努尔哈赤的皇子皇孙,比如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征战朝鲜,就命令努尔哈赤的第十二子当时的武英郡王阿济格驻守牛庄,防止明军乘虚袭扰。此外领兵驻防的还有努尔哈赤的两个皇孙岳託和萨哈璘。天聪元年(1627),满洲名臣介山开始担任牛庄城守尉,天聪八年(1634)清初名臣布尔堪担任牛庄城守尉一职。可见牛庄在那一时期,极受清初两代者统治的重视。八旗入关以前在牛庄的驻防,完全是一种战略上的考虑。  
     顺治元年(1644),清军入山海关,势如破竹,很快占领中原的大部分地区。牛庄等驻防地的八旗官兵大部分被抽调进关参战,一部分家属也“从龙入关”到关内城市驻防。但作为清军的大后方,“根本之地”的牛庄等驻防城镇,仍有少量官兵留守。顺治元年八月丁巳日(1644年9月22日),清定都北京,改盛京为陪都。就在同一天,清廷对盛京的驻防城市的设置统一进行了调整,牛庄城设防守尉。防守尉同先前的城守尉,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级别却整整降低了一级(城守尉,正三品,防守尉,正四品。掌本城旗籍)。乾隆十三年(1748)改置牛庄协领,乃属奉天副都统管辖,这次改置,牛庄的驻防将领的称谓有所改变,驻防机构乃称防守尉衙门(协领,有正三、从三品,也有正四品的。位在副都统之下,佐领之上,牛庄的协领大概是正四品)。满洲人入主中原以后,如果从全国的战略角度思考,牛庄驻防级别的下降还是必然的趋势。同时清廷对各驻防城市管辖的区域也做了明确的界定,牛庄防守尉管辖东至辽阳城守界九十里,西至广宁城守界九十里,南至盖平城守界六十里,北至广宁城守界七十里,东南至岫岩城守界一百里,西南至海一百里,东北至辽阳城守界八十里,西北至广宁城守界一百一十里。至于朝廷为何没有把驻防城市设在地理位置更险要,城区面积更大,经济形势更好的海城,我想有三个主要因素,一是延袭旧制。二是海城南有盖平、熊岳,东有岫岩,北有辽阳,若设在此地则显得过于拥挤。而且辽河以西的大片区域无法顾及。三是牛庄有河港可以远通外海,同时肩负着海防的重任。比如曹廷杰在《东北边防辑要》里就说,“凤凰城居高丽之冲,牛庄为海道之门”,并把它们和控扼入关要道辽西走廊的锦州,作为除盛京以外的三个边防要地,这在当时可以说是真知灼见。  
     牛庄防守尉属奉天副都统管辖。迁移来驻防牛庄的旗兵,不仅有满洲八旗,汉军八旗,还曾驻有巴尔虎蒙古旗,和少量的锡伯兵,民族成分非常复杂。随着清代中期经济的繁荣,旗人人口大量繁衍增加。清中期以后,他们日渐融入汉族社会,以至到现在这些民族的语言、文化和习俗已经消失殆尽,殊为可惜。《清会典》记载牛庄驻防兵额八十名,与《柳边纪略》的记载一致。《清史稿》则记载有额兵九十六名。顺治朝牛庄驻防兵额曾增加二十员,康熙十三年增加三十员,康熙三十八年增加锡伯兵二十员,同时裁撤满洲兵额二十员。而《盛京通志》则记载“旧设满洲兵八十四名,蒙古兵十名,汉军兵六十六名,共兵一百六十名。乾隆六年(1741年),由盛京移驻兵二百四十名,二十九年(1764年)移驻塔尔巴哈台二十三名,现实兵数三百七十七名,铁匠二名。”《海城县志》记载同《盛京通志》差别不大,另外还记载有仓军八名,鳏寡孤独四名。为什么牛庄八旗驻防兵额的历史记载差异这样大呢,这和八旗兵随关内战事的需要进行换防和调整有一定关系。另外清廷也在随着旗人人口的增加而不断的增加驻防兵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清会典》和《柳边志略》只述满洲八旗的兵额而未计算其他旗。当然也不排除《盛京通志》和《海城县志》误将没有“披甲食粮”的“闲散”旗人壮丁计入兵额。有的史料甚至认为牛庄没有汉军八旗兵额。在这一点上,真不知孰是孰非。
      对于牛庄防守尉机构设置《盛京通志》和《海城县志》都有明确的记载。防守尉掌印章京一员,防御三员(原设二员,乾隆五年由盛京移驻五员。十三年裁四员,改设骁骑校,二十九年移驻塔尔巴哈台一员),汉军防御一员,四品协领一员(乾隆十三年增设),骁骑校四员(乾隆十三年增设),笔帖式一员,仓官一员,委官一员。上述是《盛京通志》的记载,反映的是清代中期的机构情况。防守尉一员(满洲人专设的职务),掌管辖区内八旗军政和旗人户口,并征收旗地草豆,没有受理词诉的权力。有防御四员(三人为满洲人,一人为汉人),骁骑校四员,二者职权相同,专管一些催科、缉捕方面的事务,没有听讼责任,一共八人,俗称八旗界官。各有官厅,分掌八旗事务。衙署里面还设兵、户、工三科,又称三司,每司设置掌案一员,号簿二员,贴书无定额。其分掌事项如下:兵科也称兵司,专管军政、军饷、沿道之防备及传送公文等事务。户科也称户司,掌管八旗壮丁、户婚、田土及有关抚恤等事。工科也称工司,又称钱粮司,掌征收草豆并城垣、廨舍、桥梁营缮等事。笔帖式一员(满洲人的职务),协助防守尉主管征收兼管牛马税务。同时因为牛庄旗仓也属防守尉的管辖范畴,还设有仓监督、仓外郎,专管仓务。上述这些是《海城县志》的记载,更能反映清末时的机构设置情况。两者的差异可以看出,防守尉衙门的的机构设置和职能也在不断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讲,防守尉衙门更像一个行政机关,而不是一个军事机构。级别这样高的防守尉衙门的职能实际上很单一,就是只管理辖区内与旗人相关的事务,牛庄的民人(就是旗人以外的普通百姓,包括汉、回等民族。)则由巡检司来负责管理。这就是清代的“旗民分治”政策。   
    顺治八年(1651),清廷下诏以“龙兴之地,不至荒芜”为由,开始从关内向关东地区大量移民,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的的“顺治拨民”。开放东北以后,从鲁、冀、晋、豫等省份“闯关东”的民人开始大量定居牛庄,汉民的人口猛增,迅速超过了原有的旗人。外省移民们租种旗人的土地,辛勤的劳作,为牛庄经济的发展发挥了最关键的作用。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商业的繁荣,牛庄港的海运贸易迅速活跃起来,虽然太子河河道淤塞,码头不断向下游搬迁,离牛庄城越来越遥远。但它和锦州港一起成为当时东北沿海贸易中最重要的口岸。牛庄城内也是商贾云集,贸易繁盛。当然,驻防的八旗官兵社会地位优越,拥有丰厚而且固定的俸饷,是牛庄历史上第一代“中产阶级”,作为一个稳定的消费群体,他们对牛庄的商业繁荣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移民和商人们带来了先进的思想、文化和技术,各种信仰、文化和习俗在这里交流融合。独特的牛庄文化逐渐形成。  
     康熙二十一年(1682),朝廷设立三岔河巡检司。巡检司在古代是设于水陆交通要冲协助州县管理防务治安并兼管河务的机构。三岔河巡检司驻地在距牛庄西三十里的马圈子城(参见拙文:我的精神家园—荒凉的东昌堡故城)。马圈子城位于太子河下游,曾是辽东入关的必经之路,明代在其对面的太子河西岸设有三岔关。这里在明至清初一直是朝廷重视的军事、交通要地。随着几乎一年一度的朝鲜贡使应朝廷的要求改走北线,途经奉天进京,于是粮饷的运输,公文的传递都改走了北线,马圈子城失去了原有的地位。而牛庄城内的居民人数也达到了将近两万人,变成了当时的一个中型城市,常住人口甚至超过了东北地区的大多数县城,急需管理。于是,清廷决定将三岔河巡检司移驻牛庄,改称牛庄巡检司。这次移驻也使巡检司变成了一个完全的行政机构,这是乾隆年间的事。巡检司是一个“副县级”的机构,属海城县管辖。巡检司的巡检只是一个从九品的最低级官员,但他在办理民人事务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巡检有时为了汉民的利益甚至不惜和大自己几品的防守尉分庭抗礼。因为在整个清代,旗人都是一个特权阶层(对于牛庄的“旗人社会”,笔者将有另文专述)。   
    “一城两府,旗民分治”为特征的管理格局,在清代的其他八旗驻防城市也存在,但牛庄毕竟是一座“副县级”的城镇,这种情况在历史上非常罕见。
      清代的皇帝多次强调,“满语骑射”是“国之根本”。非常重视旗人的民族文化和八旗兵战斗能力的保持。还特别制定了“旗汉不交产”、“旗汉不通婚”等等保护旗人的政策。但他们实在无法面对周围汉人文化的影响和渗透,嘉庆朝以后,满族语言在牛庄消失了,旗人连自己的姓氏都改成了汉姓。虽然牛庄驻防官兵经常组织阅兵,演练,还有对骑射能力的培训。表现突出的旗兵会得到晋升和奖赏,但牛庄八旗驻防官兵武功废驰,战斗力逐代下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同治五年(1866)发生在牛庄的“丙寅之难”就是最好的例证:这场驻防二百多年以来唯一的一次大规模战斗,以八旗官兵的溃逃告终。他们的可笑和拙劣,给牛庄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八旗驻防制度和大清王朝一样腐朽没落,也随着大清王朝的垮塌而被历史消融。现在牛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八旗官兵的驻防,也不知道旗人辉煌的历史。  
    如果你走在牛庄老城里的后街,一些老人会告诉你,这里原来有一个大院落,叫大老爷府,是衙门,里面住着大官儿。这就是民间对牛庄防守尉衙门仅有的传说。
    附:可考的牛庄历任防守尉    
   石三保:乾隆二十五年任 。 全庆:咸丰四年任 。 锡三:咸丰六年任 。 毓昌:同治五年任 。 丛登甲:同治六年任 。 果勒明阿:字业堂,光绪六年任 。 德克精额:字俊卿, 光绪六年任 。 奇东布:字冶廷,光绪十一年任 。 喜文:字悦亭 ,岫岩人,光绪十三年任 。 赓音:字载廷,光绪二十二年任。 承厚:字世卿,宣统二年任。 成麟:字趾仁,民国二年任。 荣桂:字少松,民国四年任。 富书林:字凌阁,民国五年任。 徐斌英:字魁卿,民国七年任。 乌什哈:字景朱,民国十年任。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